males fide third party

我们总是这样

LOFTER让我进行手机验证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被注意了

如果我都被注意了的话

那么说明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吧

实际上他们一直在行动吧

哎呀好兴奋好敏感啊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唉我总是这样

他们也一样

良宵引

第三场

迷雾海岸,傍晚的风湿又冷,树叶发出不详的声音。

杜子春:

为了来到这个地方我历尽艰辛

而他们(指岛上的居民)非但不欢迎我

还扣了我的行李,要我付给他们税金

都见鬼去吧,现在我要酗酒,而且不会付一分钱

(实际上他身无分文)

众人:

酒馆酒馆!

痛饮狂欢!

第二场

杜子春找到酒馆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月亮是正方形的,远处的悬崖上出来了一些妖怪,这酒馆,好困啊,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呢,反正他是付了代价才寻到的。

杜子春:

这酒馆真是难找啊!莫非这老板是个疯人

把这本该行方便的歇脚地建在这个鬼地方

(杜子春要了一杯血腥花木兰,找了个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时有人说话了)...

同性恋列车

我要在坐地铁的时候跟我的恋人舌吻
然后对旁边的费拉说:
管好你们的事
我们的做法
你们没有权利去批判
实际上我觉得权利应该改成权力
但是我旋即又觉得无所谓了啊
毕竟大家都是费拉

© 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