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males fide third party

想家

我老是在想家

甚至在我在家的时候

当我们在浪漫的土耳其

我会用迷路这个方法来造成跟你短暂相处的时段

柳条随风摆动的后果就是通过这个缝隙我可以注意你的某个面

我可以拥抱你

我可以把你扛在肩膀上甚至你知道吗我们还可以

但是来不及了因为国家马上就要来找我们了

理由是我喜欢蓝色

而蓝色代表了大海和自由

而在这个短暂美丽的时刻我们是一起的

永远的朋友

我发现你在家
你已经习惯这种模式了
在家呆久了就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而很久不回家就会导致那些逝去的时光像一场梦
里面的每一朵花每一朵花的原型都来自可爱的家乡
或者我看到你趴在泥巴上
睡不着
希望来个人把你弄死
这样你就可以不活了

乡土中国【原创】【诗人赖建刚】

安娜在楼上望哨,她的狙击枪是土制的,上面有祆教纹饰,充满了异域风情,一次只能打一发。我没说什么,心里估摸着等下丧尸来了这枪有个卵用于是就出去找枪。
到了百货大厦,有好多丧尸,大部分没有变异,我能凭直觉判断哪些事哪些不是,比如说那个栓爱马仕皮带的帅哥,他长得好帅,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代表了这个穷奢极欲不知反省的消费社会吧,就拿起旁边的M4A1朝他打了一梭子,弹孔密密麻麻在他脸上,流出来的不是血,是种半透明的粘液,好好好,就是精液嘛,他跑过来吓得我丢掉枪就跑,跑到高层遇见空天飞机试验,在天上的时候我问开飞机的高材生知道不知道丧尸疫情,他们说你怎么不早说。
飞机降落后我去小卖部买枪,我说我要狠货,老板是个糊...

自省

今天下午和保安边抽烟边讨论公积金

当时我觉得没啥子

现在我有点想不通我为啥子要跟他说这些

我不关心啊那我为啥子要给他说这些事情

航空母亲

看见两艘正在沉默的航母

然后你跑过

用铁链子把

自己

捆在上面

我们总是这样

LOFTER让我进行手机验证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被注意了

如果我都被注意了的话

那么说明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吧

实际上他们一直在行动吧

哎呀好兴奋好敏感啊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唉我总是这样

他们也一样

五月,遇见

我觉得我刚才遇到余秀华了

就是那个女诗人

同事说她不是应该坐轮椅吗

我说脑瘫又不是截瘫

再说哪个规定脑瘫必须要坐轮椅

鸡吧问题

讨论问题就要带感情
不带感情讨论的问题基本上都是
鸡吧问题

你们喜欢的资本主义的东西

我当时想打人
接着保安问我你四五点钟搞啥子
我说你辛苦了
我无法用喜乐的方法表达出来
但是保安打不过我
我想起原子化和景观
我觉得你们都去死是最好的
真心的

良宵引

第三场

迷雾海岸,傍晚的风湿又冷,树叶发出不详的声音。

杜子春:

为了来到这个地方我历尽艰辛

而他们(指岛上的居民)非但不欢迎我

还扣了我的行李,要我付给他们税金

都见鬼去吧,现在我要酗酒,而且不会付一分钱

(实际上他身无分文)

众人:

酒馆酒馆!

痛饮狂欢!

第二场

杜子春找到酒馆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月亮是正方形的,远处的悬崖上出来了一些妖怪,这酒馆,好困啊,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呢,反正他是付了代价才寻到的。

杜子春:

这酒馆真是难找啊!莫非这老板是个疯人

把这本该行方便的歇脚地建在这个鬼地方

(杜子春要了一杯血腥花木兰,找了个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时有人说话了)...

他头也不回的跑了

男人的表妹用手打着拍子

我认识这个节奏,没错,这就是,这便是——

这差不多就是一场老派丛林冒险

我们沉迷在关于古代奖励的幻想中还跟骷髅跳舞

啊!跳舞!

啊!宝藏!

“该死!”我叫道,“我被您控制了。”

“哦?”她一脸无辜。

不,不是无辜,是痴呆。

“您休想躺在我怀里哭泣。”她做出刻薄的模样。

“啊?”我说。

“其实昨天我也在这里看书,您怎么没出现?”她说,“您昨天去哪儿了。”

“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来?嗯?为什么我要来?”我开始烦了。

“哎呀,不来就不来嘛,”她试图开始哭泣,“瞧您说的,真让人伤心。”

“噢!天呐。”我喊道。

我这样跟她僵持了好一...

“请你仁慈地正视我的愉悦”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厅
长头发的米歇尔福柯邀请我成为同性恋
他手持罗马短剑站在大理石台阶上,身后是那个希腊扶她石像。
“只有男子汉之间的爱情才是正儿八经的。”
我不晓得这是不是天启
总之我非常紧张
我有点吃不准他的意思
我觉得乱说话有可能要被砍
后来我打算引用论语中的一些话
关于君子的那些
我好喜欢引用啊
我喜欢让事情变得简单
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通过引用来解决的
又及
这个文本是黑白的,我确不定他头发的颜色

致二十年前在山间小路上被我伤害过的盲蛛

盲蛛君对不起
当时我太小了
而且还是费拉
对不起对不起

同性恋列车

我要在坐地铁的时候跟我的恋人舌吻
然后对旁边的费拉说:
管好你们的事
我们的做法
你们没有权利去批判
实际上我觉得权利应该改成权力
但是我旋即又觉得无所谓了啊
毕竟大家都是费拉

我关注的人

© 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