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es fide third party

乡土中国【原创】【诗人赖建刚】

安娜在楼上望哨,她的狙击枪是土制的,上面有祆教纹饰,充满了异域风情,一次只能打一发。我没说什么,心里估摸着等下丧尸来了这枪有个卵用于是就出去找枪。
到了百货大厦,有好多丧尸,大部分没有变异,我能凭直觉判断哪些事哪些不是,比如说那个栓爱马仕皮带的帅哥,他长得好帅,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代表了这个穷奢极欲不知反省的消费社会吧,就拿起旁边的M4A1朝他打了一梭子,弹孔密密麻麻在他脸上,流出来的不是血,是种半透明的粘液,好好好,就是精液嘛,他跑过来吓得我丢掉枪就跑,跑到高层遇见空天飞机试验,在天上的时候我问开飞机的高材生知道不知道丧尸疫情,他们说你怎么不早说。
飞机降落后我去小卖部买枪,我说我要狠货,老板是个糊涂老头我总觉得他不能很好地理解我的意思,他拿给我一个水烟壶造型的手枪,说这玩意好,我说我晓得你库房有秘密武器,我有钱,我出双倍,
老板的婆娘在睡午觉,我喊她快把货拿出来,然后她就扯着嗓门闹批麻了,好鸡吧烦啊,读者诸君晓得,这种农村婆娘声调又高,批话又多,还不讲道理,读者诸君也知道我并不是歧视农村婆娘,我只是
我骂她就知道日批
她不吭声了
接着经常上电视的那个男人开始指责虚无主义
主义这个词太傻比了
我宁愿被丧尸咬死也不要再听到这个词

评论
热度(1)
© 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