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males fide third party

航空母亲

看见两艘正在沉默的航母

然后你跑过

用铁链子把

自己

捆在上面

我们总是这样

LOFTER让我进行手机验证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已经被注意了

如果我都被注意了的话

那么说明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吧

实际上他们一直在行动吧

哎呀好兴奋好敏感啊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唉我总是这样

他们也一样

五月,遇见

我觉得我刚才遇到余秀华了

就是那个女诗人

同事说她不是应该坐轮椅吗

我说脑瘫又不是截瘫

再说哪个规定脑瘫必须要坐轮椅

“一个年轻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当他把子弹射向敌人的时候。”

天天就爱爱爱好大个事嘛我就问你

再见
聂鲁达再见
再见的意思就是说
我再也不为你的性压抑掏一分钱

诗朗诵

什么抖森
什么霉霉
什么几把
怎么不去死
啊?
怎么不去死
为什么不去死

鸡吧问题

讨论问题就要带感情
不带感情讨论的问题基本上都是
鸡吧问题

你们喜欢的资本主义的东西

我当时想打人
接着保安问我你四五点钟搞啥子
我说你辛苦了
我无法用喜乐的方法表达出来
但是保安打不过我
我想起原子化和景观
我觉得你们都去死是最好的
真心的

噢!

致在座和不在座的绅士与淑女们

我觉得那人经常强调自己不是人的原因
并不只是出于哗众取宠博君一笑的需要
而是——
算了不说了
对于懂得何为反省的人来说答案显而易见

没有无辜的人一个都跑不脱

面对日常生活中的法西斯现象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去面对。
这种消极方法即是最低的恶。

良宵引

第三场

迷雾海岸,傍晚的风湿又冷,树叶发出不详的声音。

杜子春:

为了来到这个地方我历尽艰辛

而他们(指岛上的居民)非但不欢迎我

还扣了我的行李,要我付给他们税金

都见鬼去吧,现在我要酗酒,而且不会付一分钱

(实际上他身无分文)

众人:

酒馆酒馆!

痛饮狂欢!

第二场

杜子春找到酒馆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月亮是正方形的,远处的悬崖上出来了一些妖怪,这酒馆,好困啊,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说呢,反正他是付了代价才寻到的。

杜子春:

这酒馆真是难找啊!莫非这老板是个疯人

把这本该行方便的歇脚地建在这个鬼地方

(杜子春要了一杯血腥花木兰,找了个起眼的角落坐下,这时有人说话了)...

他头也不回的跑了

男人的表妹用手打着拍子

我认识这个节奏,没错,这就是,这便是——

这差不多就是一场老派丛林冒险

我们沉迷在关于古代奖励的幻想中还跟骷髅跳舞

啊!跳舞!

啊!宝藏!

“该死!”我叫道,“我被您控制了。”

“哦?”她一脸无辜。

不,不是无辜,是痴呆。

“您休想躺在我怀里哭泣。”她做出刻薄的模样。

“啊?”我说。

“其实昨天我也在这里看书,您怎么没出现?”她说,“您昨天去哪儿了。”

“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来?嗯?为什么我要来?”我开始烦了。

“哎呀,不来就不来嘛,”她试图开始哭泣,“瞧您说的,真让人伤心。”

“噢!天呐。”我喊道。

我这样跟她僵持了好一...

卍卍卍

卍卍卍卍卍

卍卍

卍卍卍卍卍卍卍

卍卍卍卍卍

卍卍卍卍卍卍卍卍

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卍

卍卍卍卍

火的精神分析

火消失后

墙壁也消失了

我就是悬置的婴儿我代表了种子

种子代表生命

墙代表超越

火是欲吧

农家乐夜半杀猪

第一反应是大象

我关注的人

© 公民510682199003150011 | Powered by LOFTER